Posted in: 那些话

最害怕你说不爱我,最害怕你说没可能

以前刚谈恋爱,我那时候的性格跟现在差不多,对人好就是会努力点对人好,所以她会问我,我想要什么
少年时期有所期待,逐渐成年,有所希冀,每年都会提到我想要啥,心里总有愿望留存。那也是这些年她的承诺。
如今终是我要了,还是要不来,被愤懑。
其实我知道不怪她,她的性格是我养成的。
我爱一个人付出所有的想法心意精力,我离开一个人因为耗尽坚持等待心意的耐心。
当然这次其实是因为变心了,之前就变心了。
我从你那里看到了心意,然后我开始心猿意马,开始极度贪恋热爱那种感觉。
雪娇,感情是相互的,一直都是,你虽然不接受现在的我,但是我能感觉到你心里喜欢我,所以我不停的得寸进尺,得一求二,我想这样或许可以把你拉回来。
其实我觉得真的想通了,人还是喜欢跟什么人在一起更重要些,你我是彼此喜欢懂得珍惜在一起的人,所以应该会过得更快乐一点。
其实有件事是真的,我觉得你前男友离开你,伤痛把你变得温柔,我喜欢你的温柔。

你知道我怎么看待情感的棱角的么?
我希望我一如少年,不惧棱角,勇敢拥抱,用我的温柔把棱角包容,不去改变你原本模样,让你个性张扬。
我希望你的棱角不因痛苦而磨平,不因离别而脱落,而是为了温柔待我而变得柔软揽住我。
与王庆棣8年,其实我惯着她,我由着她任性,其实就是希望她自己开始柔软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